雪糕

清都山水客

在墨尔本SuzannaCory交流。
异国的秋日自有异国的风情。

有感

我犯一下中二。

就是突然觉得那种少年意气特别美好特别可爱。初中的少年人谈半懂不懂的恋爱,无忧无虑地说很肉麻的话,你陪我我想你的。平时我肯定会说哪来这么多破事儿,好就好不好就不好。刚刚看人谈这个,突然就觉得真的,好可爱啊(可能是我脑子出问题了。

想象一下十岁出头的人面对着个屏幕,偷偷发个天长地久的誓,心里还默默地觉得自己很厉害很个性很执着,觉得自己经历了一件值得铭记的大事,这种少年感超美好啊。谈个恋爱数日子,心里还偷偷盼着100天200天的,到时间了还绞尽脑汁地写个长文表白一下秀一秀,有时还能为赋新词强说愁一下,简直美好得一塌糊涂啊=w=

好了我病犯完了。

【总结】读书记录

论我2017年到现在看了多少东西
首先是priest的文
《天涯客》《杀破狼》《七爷》《默读》《镇魂》《山河表里》每篇基本上都50w字左右(。
priest大法好=w=

接下来是书
《1984》寒假看的
蒋勋的中国文学史《诗经到陶渊明》《唐散文到现代文学》
小顾的《聊绘画》一二三全看了(这个特别好看真的,第一次看人把油画写成这样的。
王这么的《大好河山可骑驴》(???反正就是宋代文人之间的那啥。
《极简欧洲史》同学那里借的,其实就是基督教发展史,超无聊,但我还是看完了(。

还有刚刚用了两天刷完的
法医秦明的《尸语者》这个纯属于娱乐性读物,看着爽。唯一的作用是告诫我不要学医。

现在我正在计划两天刷完《文化苦旅》顺便扯出一篇见得了人的笔记(????

天啊米团大长腿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
【via tumblr】侵删

【pixiv搬运】
【source:Pixiv ID 62547603】
这个米。嗷。

【via tumblr】
#侵删

【tumblr搬运】
【source:cioccolatodorima】
这个眉毛2333333敲可爱

【APH】无题

这是一篇史向架空的ooc极其严重的aph文。
因为我好久不看同人导致人物性格完全没法把握。
与史实完全不符。毫无依据。

这只是一个看完模联dr的产物。
我只是想吐槽那个放在历史上完全行不通的dr。
那个dr的奇异程度我完全没法形容。
所以我一定要写个文来吐槽。
下篇到我去完下次的模联课再考虑写不写。

注意:ooc!!ooc!!!ooc!!!!







我是提诺·维纳莫伊宁,你们也可以叫我芬/兰/共/和/国。以下是我对1946年联合国大会的记述,单纯以我的视角记录的。

1946年二战刚刚结束,德意志和日本的战后发展已经被条约约束了,尤其对于军事力量方面,所以对别国不再能构成威胁。当时的格局分布,虽说还未定型,其实很多国家都看在眼里。以后的世界将要属于苏维埃和美利坚,他们之间的矛盾已经在铁幕演说后生成雏形,但也未被完全激化,那时没人说的准战后的世界格局。

那次大会前的一个星期,在各国代表包括我到达伦敦之后,刚刚独立的叙/利/亚曾在私下会见过我。他跟我说,那个美利坚,就是阿尔弗雷德琼斯,在计划一场关于核武的垄断,可能美利坚将成为全球唯一一个拥有核武研发和储备的国家。这也是这次会议的主题。然后问我,提诺啊,你什么立场。

其实我当时是有些震惊的,在我不多的记忆里,阿尔弗雷德绝不是一个这么自私的人,他一直信奉的是自由平等和正义,以至于这些词语都成了美利坚的代名词。“这次琼斯他到底是想怎么干啊,柯克兰怎么也不管管他。战争才刚打完啊。”

“你觉得现在的柯克兰还能管得了他吗?他是下一个霸主啊。”

“不可能,至少不可能这么快,因为伊万肯定会拼了命地阻止他。这两个人简直是水火不容的典型代表。”不过这句话我没说出来。

然后我说,我立场不赞成吧,不过具体要看伊万那家伙的意见了,毕竟你看我的地理位置。万一惹毛了那个伊万还不得被他吃了。

不过我基本上已经猜出了伊万的反应,他必定是不赞成的,他不会赞成任何琼斯的提议,就算是一些极其重要和积极的意见。所以我要想的,只是如何配合伊万提出反对琼斯的计划罢了。

“反对立场的集团决议草案的初稿已经完成了。”叙/利/亚接着说,“主起草国是本田君和我。”

“这么快?”我诧异地要死,“我看看。”

我从他手上接过一沓厚厚的文件,随便翻了一下,基本上就是关于核武科研成果共享以及使用监管的提议。

“你们这是抹杀掉了核武存在的意义啊。”我哭笑不得,“要是所有国家都有核武储备,那等于什么?无论我是琼斯还是伊万,能乐意才怪了。”这是柯克兰,波诺夫瓦和王耀甚至其他任何二战胜利方国家都会明言拒绝的提议。

“你觉得这个提议在二战胜利国看来是什么意思?”我说。












这学期比较闲,和基友出来浪浪(不
魔都虹口足球场边上新开一家京都抹茶店,被同学安利多次,久仰大名(什么鬼。昨天下午社长抛下我们一众社员带着自己基友跑去了,还拍了照深夜报社。于是今天忍不住翘了另一个社团活动亲自来吃了。
就是糖比较少所以有点苦,但是不腻。我觉得还挺好吃的,但是她们两个都在喊苦死了(。
吃的时候她们两个拿着卷子讨论作业,就我在那拍照发朋友圈卖安利,特别有罪恶感。
(然后吃完她俩就一起坐地铁跑了,扔下我一个等公交车,等了半天没等到,结果干脆跑了一站路到学校找母上的车。
珍惜最后一段能浪的时间吧。

人间四月啊(。